中国经济增长方式变迁的玄机(转载WSJ)

2011/12/28 07:58:33
中国经济增长方式变迁的玄机
正文
评论(3)
更多吴庆看宏观的文章 »
投稿打印转发 字体
吴庆

从对外经济关系的角度来看,经济增长方式可以分为两个大类:贸易平衡的增长模式和贸易失衡的增长模式。贸易平衡的增长模式又分为两种:一种是没有对外贸易的封闭经济(I),另一种是对外贸易平衡的开放经济(II)。失衡的增长模式也有两种:一种是先做大需求、再做大供给的进口替代路径(III),另一种是先做大供给、再做大需求的出口导向路径(IV)。

在过去50多年里,中国经济经历了以上四种增长方式中的三种。从上世纪50年代末到70年代初,“自力更生”的中国没有什么对外贸易,处于状态(I)。从70年代初开始“引进并利用外资”,中国开始向状态(III)转变。以1994年的汇率并轨为标志,中国全面向状态(IV)转变。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提出要向状态(II)转变。

尽管“增长方式转变”连续几年出现在政府文件当中,但真正的转变却进行得非常缓慢。2001年,吴敬琏先生的著作《改革,我们正在过大关》出版。十年过去了,我们仍然站在“大关”前面。未来中国会在什么时间真正开始“过大关”?我们也许可以从过去半个世纪里的三次转变当中总结一些规律,再基于规律预测未来。

笔者认为,过去三次增长方式转变虽然都需要政府扳动关键的开关,但是三次转变都不是政府自主的决定,而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第一次转变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中国进入“自力更生”的状态(I)。在官方用语里,“自力更生”和“艰苦奋斗”这八个字通常连在一起说。“艰苦奋斗”并不是中国决策者的主动选择,而是在当时国际环境里“迫不得已”的选择。上世纪50年代初,中国在朝鲜半岛与美国开战;50年代后期,中苏关系破裂。与两个超级大国决裂之后,中国的贸易对象只剩下第三世界国家。而第三世界国家与中国处于类似发展阶段,没有多少贸易机会。

第二次转变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中国开始引进外资,之后逐渐进入状态(III)。这次转变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三年自然灾害”让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之后十年里几经努力,也没有彻底摆脱崩溃的危险。当时快速崛起中的日本连续出现了几届对华友好的内阁,中美关系也快速改善,中国可以从日美这样的国家以及从世界银行那样的国际机构借到钱,可以借助外部资源降低国内风险。

第三次转变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开始积累巨额外汇储备,从资本净输入国家变成资本净输出国家,即进入状态(IV)。促使这一变化发生的根本原因是国际环境的变化: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以世界银行为首的国际组织制裁中国,导致中国不能继续从外部大量借债,中国的外汇储备几近枯竭,而从外部世界借债是维持状态(III)的必要条件。没有这个条件,中国的增长方式被迫转变,被迫积累巨额外汇储备,远离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式的危险。

基于历史规律观察现状:第四次增长方式转变之所以还没有真正展开,恐怕是因为在决策者眼里,“迫不得已”的时刻还没有来临。中国经济在出口导向路径(IV)上享受了18年的快速增长,各级官员和企业家对这条道路难免依依不舍,就像婴儿依恋奶嘴。而如果纵容婴儿对奶嘴的依恋,成年之后必将转变为吸吮手指头的坏习惯。

但下一个“迫不得已”的情形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离得最近的是美国国会正在审议的人民币汇率法案。如果这一法案通过,将强力推动中国增长方式转变。我相信美国议员们充分明白这一点,他们正在权衡的是中国转变对美国的影响,当然,算清这笔账并不容易。

中国政府不希望“迫不得已”的情形马上出现,可以看到,中国人民银行最近正在拉抬人民币汇率,且拉抬的幅度超过了市场预期。但即使这样有足够的诱惑力去阻止美国众议院通过汇率法案,也会遗留下一个后遗症:美国国会只要一揪人民币汇率这根辫子,中国就要做一些让步。这将鼓励美国国会经常性地拿人民币汇率做文章。因此,下一个“迫不得已”的时刻即便还没有马上到来,也正在逼近。

(作者吴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经济学博士。重庆农村商业银行(03618.HK)独立董事。著有评论集《见证通胀:动荡世界中的中国利益》。您可以通过新浪微博或者搜狐微博和作者联系。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职场 转载"

"职场 转载"
安逸工作产生危机感,该怎么办?
30岁的我已经在一家跨国公司里做了7年,其间,我用了4年时间从一个基层员工爬到了部门经理的位置。做了3年的部门经理,一切对我来说已经驾轻就熟。但是,这种过于安逸的生活不仅没有让我感到轻松,反而越来越烦躁,我不知道在以后的10年中甚至20年中,我的明天是否永远将是今天的拷贝。我也想过自己创业或换家公司,但却无法割舍这里熟悉的氛围和丰厚的薪酬。在这种矛盾的状态下,我成了被惯性推着走的、没有方向的人,请问专家,我该怎么办?

专家1:
典型的‘中层+中年’焦虑,继续升值有压力,继续按部就班不甘心。怎么办?1)发展一个新兴趣、新爱好,多交有见识有道德的新朋友,为将来可能的创业预先充充电。或者,直接在行业内多参加各种圈子的活动,为自己创造多一些的职业转换机会。或者,在职商上在提高一层,读个EMBA。

专家2:

前些天我和他人交流,对方说想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告诉他这是很危险的,现如今世界正不断变化,当你谈论经济,行业和企业时,你基本用不到”稳定”这个词,因为有很多无法确定的事会发生。所以当人们谈到”稳定”,我会告诉他们如果想得到真正的”稳定”,那你需要很杰出,不断建立卓越的成就以及出色的技能和能力。所谓的”稳定”和”安逸”其实是你创造出来的,并不是本来就存在的。只有你拥有出色的能力,才能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抓住好的或者更好的机会。 也许现在你的生活很安逸,但那只是暂时的,10年20年后,你就将失去竞争力,尤其当你每天从事的都是些常规工作。当然每个人都希望工作稳定,但现实是世界尤其是中国正在不断地变化发展,所以听到稳定,安逸,常规这类词时,我想到的是在未来你会缺乏竞争力。

专家3:
在已成定式的舒适环境中呆的时间过长,确实容易让人产生倦怠,并失去方向感。应该说,在有规模和正规化的跨国公司中像你一样有着完整的经历,是职业生涯中的一笔不错的财富,这样一份漂亮的履历,本身就具有很好的市场价值。你的困惑可能更多来源于一种危机感,或者对于自己更高的要求。我想,你也许会有三个方向可以选择:一、在现有公司中寻求更好的发展;二、换一家相似行业和规模的公司;三、进入发展中的公司接受更大的挑战;上述三种选择都是有利有弊,也意味着不同的风险和收益组合,关键是要看你为自己树立一个怎样的目标,愿意接受怎样的挑战。改变在很多时候就是机遇的开始,既然你已经意识到了习惯和惰性的矛盾,那么不妨尝试做出改变,哪怕就是很小的一步。

专家4:

你有想着去提高,说明你还是对自己的职场发展抱着很大的希望,那么从你目前的情况看来,你要分析是否平台提供不了你足够的支持。有时候像你做到这样的一个位置上去,可以往纵向领域深造,也可以往横向领域发展。意思就是你可以在你的岗位上继续深化,比如自己出去参加一些有领域深度的培训,或者申请调到平级部门的不同岗位上去,更加熟悉公司的其他模块操作流程,为以后成为总经理、副总做准备。

人生﹣二思

On life altitude 1 – not beautiful is gilty?

电视上越来越多少的相亲节目都有年轻人坦白外表的重要性:"不化妆没人要啦"。"不好看的女孩子上街没有感觉牵手"。。。打扮成了重要的价值体现(长得好不好其次),不努力扮靓就是有罪,不重视自己,因而别人都懒得尊重你哈

这是普遍事实:职场、情场、甚至家人间都留传这个真理。。。外表的修饰不是花多少钱的问题,是态度问题,有时是眼界、教养的差异。西方社会普遍留传着对于法国生活方式的崇拜,美国专有个做家在2010年写书探讨美国、法国文化的差异,其中特别提到法国人用精致的"外包装"增加自信,打开社交、事业的道路。

回想中学时我们有个政治课女老师,人不美(外号白骨精:)),讲课如背书,但衣着及讲究、精致,每课必不同。在同学间传为"佳话"。一次,两男生打赌她这次进教室会不会穿着以前见过的衣服,进门后一男生忍不住惊呼:裤子是新的!引得下面哄堂大笑。

这样地人物经常被大家记下来,相貌平庸勤恳的班主任到未必记得。。。

人生﹣一思

在北京12月的凛冽寒风和温暖日光下,我在胡同咖啡馆喝咔,发呆,观察川流的人群。我知道,人生的时光就是这么在一次次的驻足之间溜走的,但还是忍不住花时间傻想怎么过,多于真正去过。感慨自己可能是行动懦夫?或是需要个中年歇脚档期呵。

On life’s equality 平等生命

形形色色的人都在他们生命的漩涡里激荡着,所谓各个阶段、年龄、阶层、地位都有特定的爱与哀愁呵。其实大家都很聪明,生命就是一段子捕食和经营,醒着看些风景,走了啥也不知,没什么可抱怨的。老外也别觉得他们真的更懂得尊重生命,享受生命;中国人了解,就是不能让所有的人过上市一样的日子而已。看了周围所有人的喜乐悲哀、挣扎和冷漠,觉得所谓的高低座次不是按努力来分的,所以得多少不用太在意。快乐则不同,在同一阶层中,快乐就和挣得多少世界没关了,和态度有大关系。比方说,对于身心健康的人,做在自行车后座出行不一定比做在BMW上更快乐,看跟谁出行,对吧?但是有些人想不开,就要磨折了灵魂地争取捞更多。捞不是坏事,但快乐就是门不同的艺术了,最终得到多少、失去多少经常是初衷难于衡量的。但真正会活的人一开始就懂得那个快乐的艺术。

生命的平等,一定程度上就体现在一种经营快乐的能力,人人都有同等的渠道获取(当然,是在和平、没有天灾人祸的年代了:)

Wall street journal’s article – 坚持不一定获得成功

“8乘8等于多少?”我问9岁的女儿伊莎贝尔(Isabelle)。她正在练习乘法口诀,目光已经变得呆滞起来。

当时我们正在飞机上,大约有两个小时的空闲时间。我本来估计过一遍乘法表可能需要20分钟。

但是实际上我们已经进行了40分钟,而且还没有结束。

刚开始的10分钟一切顺利;她总能快速、准确地给出答案,在我们预计的时间内完成任务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接下来,她回答每个问题花的时间越来越长。原因不在于我的问题越来越难──我并没有按照乘法表上的顺序,而是把简单的问题和难题相间开来──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你在想什么呢?”我问她。

“仙女魔法粉”,她有些羞愧地回答道。

直到我们把整个乘法表过完一遍──从开始到结束总共花了一个小时──我才意识到了我的错误:我把她折腾得太累了。

这不仅仅是一个9岁孩子的问题。

我们每个人都会产生任务疲劳。这时,我们为了维持某项任务投入的精力超出了为推动其进展所付出的精力,因而收获越来越少;我们的效率也急速下降,还会变得目光呆滞、心不在焉。这并不意味着心不在焉永远是坏事,但当你想要聚精会神的时候,那样肯定是不好的。

如果我们确实下定了决心,那么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我们会把自己硬拉回电脑屏幕前,并且告诉自己振作起来继续工作。

但结果,我们却犯了效率低下的错误。

在伊莎贝尔终于完成乘法表后,她打开书开始全神贯注地读了起来。所以,问题不在于她无法集中精力,而是她无法集中精力做算术题而已。结果,她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痛苦地、沮丧地做完了那些题目。

明白了吧,任务疲劳和精力疲劳不是一回事。我们还有余力,只是无法用在早已让我们疲惫不堪的同一项任务上面。那么,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分散你的精力。放弃仅仅专注于某一项任务的幻想,而去选择多个可以集中精力的领域。

这话听起来有点儿不合常理;我们总是听别人说,如果你真正想要做成一件事,那么你就应该把所有的时间花在这件事上面。

如果你失业了,如果你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找工作,那么你找到工作的几率就会大一些,对吧?

错!

如果一直泡在求职网站上,多长时间以后你会开始觉得疲倦?对于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来说,不会很久。

如果我们非要这么做,那么我们会不自觉地因为一些几乎或者完全没有效率的事情而分神。如果你是伊莎贝尔,你会想到仙女魔法粉。

为避免此种情形出现,你应该确定五个对你的生活有价值的领域。这样的话,当你开始对某一项任务无法集中精力时,你还有其他四个有价值、有效率的领域可以选择,而不会坐在转椅里浪费时间或者决定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那么,它在实际生活中如何发挥作用呢?比如说,你正在找一份工作。毫无疑问,你会把它作为当前的首要任务,但是你也可能想花些时间陪陪家人;学习中文;写写博客并且拓展一下人际关系。

准确地说,我并不是建议你同时完成多个任务。一下子做太多事不仅无助于集中精力,甚至还会导致精力分散。我是在建议你转换任务──一旦开始无法集中精力做某一件事情,就换件事情做吧。

当然,你会有一些更为青睐的重要领域。伊莎贝尔喜欢阅读胜过算术,而且能够在阅读时较长时间地保持注意力。但即使是在你喜欢的领域,任务疲劳也无法避免。到那时,你就又该换件事情做了。

“爸爸,”伊萨贝尔读了会儿书以后和我说,“我们在飞机降落前再做几道算术题吧。”

“8乘8等于多少?”我问。

“64!”她脱口而出。

PETER BREGMAN

(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Sent from my iPad

On Creativity 中国没有乔布斯。。。

摘自多维的片段——【多维新闻】本文网址:http://opinion.dwnews.com/news/2011-10-06/58189065.html

。。。

财富是权力主要出处;在后工业时代或者后资本主义时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知识将成为最大权力。在传统时代,暴力属于强者,财富属于富人;在科技时代,知识属于每一个人,即使弱者和穷人。“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暴力金钱可以被垄断,但知识是难以垄断的,“知识是最具民主性格的权力来源”。暴力与财富都建立在掠夺之上,知识经济则消除了掠夺,人类社会更加文明。

。。。

正如德鲁克所说,“后资本主义社会”最根本的经济资源不再是资本或自然资源,也不再是劳动力,而是知识(技术不是知识);知识将成为唯一重要的资本,从而将人类带入一个“个人主义时代”。虽然“苹果”是富士康“制造的”,但却是乔布斯“创造的”;一个人的大脑远远胜过100多万工人的手,这就是知识的价值。

。。。。

在这里,智慧是一种普遍状态,比人更加聪明能干的机器向人们提出一个哲学命题:机器会代替一切吗?机器会统治人类吗?苏格拉底常常思考“人应当怎样活着”,技术变革注定会改变人们思考的方式和习惯,甚至完全改变人们的智力水平和身体结构。“我愿意把我所有的科技去换取和苏格拉底相处的一个下午”,这就是乔布斯的梦想。与其说他是企业家,不如说他是创意大师;他没有发明电脑,也没有发明MP3,也没有发明手机,但他发明了“苹果”。

。。。

后发的中国经过30年狂追,基本完成了工业化过程,尽管比英国晚了150多年。美国就像当年的英国一样,以为只要每个人买一支牙刷,美国就可以卖给中国10亿支牙刷,然而实际上却是中国人把牙刷卖给美国。“铁娘子”撒切尔夫人曾经断言中国成不了超级大国,“因为中国没有那种可以用来推进自己的力量,进而削弱我们西方世界具有传染力的思想体系;今天中国出口的是电视机,而不是思想观念。”柏拉图有句名言:“思想永远是宇宙的统治者。”

从亨利福特到爱迪生,从比尔盖茨到乔布斯,美国精神始终是一种平民精神和草根精神。创新的背后,是一个健全的人格对智慧的崇拜,和对特权的反抗。对一个人人想当官的中国人来说,乔布斯永远是一个异端。在中国,虽然人们喜爱“苹果”,但并不代表喜欢乔布斯。

辞世

乔布斯和我公公是同一天离世的。

公公的去世很突然。我上一次见到他,应该是10年前。印象并不那么深刻。也不太了解他具体是做什么的。最大的担心是婆婆、奶奶和老公的感受,生活会有啥的变故。

乔布斯的去世消息一出来,我顿时愕然了。心中异常伤感,在网上一遍一遍地看他的生平、演讲等材料。叹息他的一生似乎即为创造苹果而生,只是事业到了巅峰之日,他却只能全身而退了。

惶恐中,我想到了个人的生命对于世界的影响,居然有千种万种的差别。不敢说那个更伟大震撼,但我确实认为有必要认真思考和规划人生了。活着,是为了什么。

乔布斯的死令我关注和审视很多东西,公公的离世意味着我可能要和婆婆等人花更多的时间在一起。家庭很重要,精神也很重要。或许,这就是人们在世间需要关注的事情,很简单,很实在,无法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