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 of era

搬迁到了刚买到的新房子里,结束了7年的租房生涯。看着一屋箱子散落在地板上,望着落地窗外的夕阳,感慨、兴奋、黯然、无语。。。

纪元的结束

来美国十年了,奔波流离,现在终于有了家,离开的时候也到了。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个永恒的虚无缥缈的希望?

走到眼前,路也尽了

低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 ( 转载)

来自: Fenghan (Act as if u believe u r helpin) 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的评论 5   Stephen Covey 在他的经久不衰的畅销书中阐述的了“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 ”,如果对本书熟悉这部分可以略过:

Habit 1 – Be Proactive 积极主动(主动选择)         

Habit 2 – Begin with the end in mind 以终为始(开始前想象结束时的样子)         

Habit 3 – Put first things first 要事第一         

Habit 4 – Think win-win 双赢思维         

Habit 5 – Seek first to understand and then to be understood 知彼解己(首先理解别人,再寻求被别人理解)         

Habit 6 – Synergize 统合综效         

Habit 7 – Sharpen the saw 不断更新          

这些大多来源于近代心理学的思想也早已被上亿人讨论学习证实挑战。今早从Steve Pavlina的twitter中看到他写下了 “低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7 Habits of Highly Ineffective People ),与《 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 》对照起来看实在太有意思了。=)Be reactive. Set no goals. Do whatever comes up. Think win-lose. Judge people. Compete. Burn out.      

Bad Habit 1 – Be Reactive 消极被动      消极被动的人们在对外界进行反应时忘记了这一点:外界环境的刺激与我们的行为反应之间有一个可大可小的空间,我们在这个空间中填充的内容使一切变得不同。这就是认知心理学中著名的ABC理论(Affect-Behavior-Cognition) 。      Coldplay的《viva la vida》专辑中有一首歌《lost》,其中两句歌词写明白了刺激和反应之间是有选择的:      Just because I’m losing, doesn’t mean I’m lost      只因为我正在失去,并不意味着我已迷失自我(并不意味着我已失败了)。   Just because I’m hurting, doesn’t mean I’m hurt      只因为我正在伤痛着,并不意味着我已伤痕累累(并不意味着我已受到了伤害)。      一切都在于你的选择=)      举一个例子:别人想激怒你时,你可以选择从一个高的视角客观地俯视那个人和你,思考一下他想这样做想达到什么目的,你的不同反应会对你和他以及论题或事件的进展产生什么效果等等。      谁都不希望别人想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同样的道理,别人想让你生气你就生气也是可以尽量避免的。别忘记了,刺激和反应之间的空间足够我们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      当然现实生活中很多情况下我们会认为有选择的情况并不多(重要的选择就更少了);其实更准确来说是或许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只有一个可能的选项(其他不好的选项可以轻而易举排除),这种情况最简单了,直接选择这个选项然后去做就是了。      可我们在这种没选择的情况下总会去抱怨说:“烦死了,我怎么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并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对吧。没其他更好的选择也并不意味着只有消极被动。停留在选择中不能做出有效的行动是焦虑产生的重要原因。            

Bad Habit 2 – Set no goals 没有目标      

这个很好理解,但很难解释清楚。因为“没有目标”很容易做到,“有目标”也不难做到,真正难做到的是以下的一些判断:什么时候该有目标什么时候不该有目标,怎样设定和区分对待大的目标小的目标不大不小的目标,各个目标之间分别要分配多少精力去追求,需要坚持多长时间来实现目标,是否需要近乎于倔强的坚持等等。这些判断需要我们有丰富的阅历。很多人总说有目标不去行动也白搭,而且大多数人确实是有了目标不去行动的。那么有没有办法能让我们有了目标就去行动并且坚持下来呢?我认为就是上面的办法,认真思考你的目标,把上面的还有更多的选择题判断题都做完,在心里(最好是写下来)完成一份详尽的目标分析报告,真正在内心中接纳你的目标。当你为你的目标投入了这么多时间精力去研究思考讨论并且确认之后,你就不会想轻易放弃了。放弃成本大啊=)      如果只是说一句:“我要怎么怎么样!” 这种目标几乎一定不会达到的。你的内心就没有认可这个目标。      如果上升到人生哲学的高度,像叔本华或尼采那样思考人生到底有没有意义有没有目标;或许会体会到陷入其中不能自拔的感觉。如果说“人生没有意义”,对你意味着什么呢?      个人觉得更好的办法不是局限于人生到底要不要有目标,而是试着“找一个合适的目标”,看看是否对你有帮助。我已经习惯了带着目标生活,这样会使我更幸福;虽然不时还是会去想那些终极问题。      

Bad Habit 3 – Do whatever comes up 做无论什么发生的事(来什么做什么)做事之前需要分清轻重缓急,但对于多数人来讲要走很多的弯路才能认清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紧急的。在判断事情的轻重缓急时,思考是一个重要的途径,但思考的时间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机会成本(有可能想来想去时机就错过了)。所以长时间锻炼出来融在自己血液里值得自己信赖的直觉有时候更加重要。(参见科比推荐过的Malcolm Gladwell《决战2秒间(blink)》一书)就算我们分清楚了事情的四种类型(重要且紧急、重要但不紧急、不重要但紧急、不重要也不紧急),怎么样对不同的事分门别类进行时间管理还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 对那些情感上不想做但理智上应该做的事(这些事往往是一些不想面对但必须总要面对的难题),我个人的处理方式是:自己设定一段可长可短的 supertime,在“超级时间”里保证自己不受任何别的因素影响专心做这些事;supertime结束时如果没做完,再设定若干时间以后下次的 supertime,如此交叉反复直到做完为止,但不勉强自己一定要完成。如果非要完成,往往会让自己精疲力尽,毕竟面对的很多可能是永远解决不了的难题,能完成就已经很棒了,为什么还要期待一次就能完成?在两个supertime之间,给自己点奖励吧。=)            

Bad Habit 4 – Think win-lose 输赢思维 输赢思维认为世界是个“零和游戏”,你有我就没有,你赢我就输,你多我就少。事实是这样么?社会的发展是靠大大小小的团体和个人的创造,而不是争夺或掠夺。与外界对抗,非要争个你输我赢我认为是最得不偿失的事情(没有之一)。因为在我们与外界对抗只能构筑我们坚强的盔甲,而同时失去了个人成长的机会。其实我们唯一需要去“对抗”的就是我们自己。      社会学认为,人是社会性动物,终其一生都在跟自己的基因做斗争。(参看《社会性动物》、《欲望之源 》,) 只是这样的斗争很多人几乎没有赢过,或者偶尔赢也不知道怎么赢的。            

Bad Habit 5 – Judge people 评判别人在人与人之间冲突与合作时,要先去理解别人再去寻求理解;而是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反而去评判别人的功过是非。 如果我们尝试过并且认识到理解别人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自己就也不会那么期待被别人理解了。而把自己的期待建立在别人身上,不总是靠谱的选择。对大多数人来说,慕容复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是既不可取又做不到的,但孔老夫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虽然容易理解却也相当难做到,所以只好“堕落”到通过评判别人去寻找少的可怜的优越感了。圣经上说:”Do not judge, and you will not be judged; do not condemn, and you will not be condemned; give, and you will be given; forgive, and you will be forgiven.”   是一个意思。其实我个人觉得坏习惯六应该是(与习惯六Synergize 统合综效对比 ):      

Bad Habit 6 – Separate 分割 你是否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把经历的人和事看做是分离的个体,没有把生命中一个个点串联起来成一条属于你自己独特的蜿蜒优美的曲线(道路注定曲折,直线是不可能的)。 确实,很难说我们生命中所有的经历都是否“有用”,更难说这些经历这些学习得来的经验什么时候“有用”。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把生命看成不可分割的整体,总有一天会发现它们在应该的时刻发生过,这应该是一种美妙的体验,一种活在当下的体验。Steve Jobs辍学前在学校时学了好久艺术字(英语的“书法”)。他是写程序卖电脑的,根本不知道学这么有什么用。但在许多年以后,在设计第一台mac时,那些优美的字体漂亮的界面成为了他打翻身仗的制胜法宝。如果没有这个经历,他奇幻的右脑就得不到锻炼,就不会有后来不断更新的设计理念,也就不会有ipod macbook iphone了。 在他著名的斯坦福毕业典礼演讲中也讲过要“connecting the dots(将生命中的点连接起来)”。            

Bad Habit 7 – Burn out (一次)燃尽个人成长是一辈子的事,是马拉松而不是百米跑,时间长着呢,不用急着用完你的燃料。如果我们以百米跑的速度去跑马拉松,结果就提前把自己燃烧完了,燃料枯竭后就会止步不前。正确的选择应该是不断的挑战自我,更新自我。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永远用初学者的心态去认真对待每一天,让每一刻在你的脑海中都是崭新的。既不期盼心想事成,失败了也不气馁。因为生命中的难题不是来打倒我们的,而是来帮助我们成长的。      尼采说:“那些杀不死我的,都会使我更强”。大家都不会否认这句话最佳的诠释人是星矢为首的五个小强,永远在Sharpen the saw, 永远在练习超强的抗击打能力,永远在面对敌人(困难)时先保存实力仔细研究对方的破绽直到看清楚敌人(困难),就算自己到了奄奄一息的时候,逐渐积累的小宇宙却已经在内心深处聚集起来,就等着雅典娜召唤呢。=)我们的雅典娜是自己的内心。任何时候如果接收到了从自己内心发出的使命的召唤,都要像星矢小强们接收到雅典娜的召唤一样“燃烧吧小宇宙”!!

 

 

文明程度

看一个城市的发达程度,不能看表面。。。

一场雨浇下去,水往哪里去,是不是道路、广场成了积水的海洋,每个人的背后溅满了泥点?

外表堂皇的大厦,内部蹩脚的装修,找不到标识、垃圾桶

若有天灾人祸,大众是一窝蜂哄抢资源,还是很有尊严地让弱者先来?

动物的权益如何收到人类的重视

Life

The beauty of this phenomenon is its “no one knows”.
No one knows where it turns
No one knows how long it lasts
No one knows what to expect
No one knows the end of story

Amazingly enough we survive, even that we think we couldn’t

As walked down the path we see the views clearly. And only in distance the true love shows. Thanks to the ocean thanks to the clouds, the real passion is calling my soul.

You’re my strength, and you’re my north. I cannot survive without you.

好的建筑,和一般建筑的区别(即便外表同样是个方盒子)

彼得埃森曼说,建筑的区别就像书籍一样,即便封面相同,人们还是可以感受到litrature 和pop nonsense的不同。前者之于建筑,是承载了道统和深刻研习的实体,后者则是抄袭而来的空壳。

建筑师的优越感就是这么来的,总觉得自己的创造是文化的载体。。。只是雅俗高低要看修炼的火候。

看Rem 和 Peter 论道现代建筑 Urgency, 2007 蒙特利尔

http://www.cca.qc.ca/en/education-events/71-urgency-2007-rem-koolhaas-and-peter-eisenman

豆瓣上的一则评论:

“辩论前有两个垫场的讲座,讨论的题目是当下建筑的危机和改变的迫切性。库哈斯的讲座算是正方立场。其基本要点就是随着全球化时代的普遍经济发展和钞票大大的有了,人们建造豪华标志性建筑的欲望抵达了一个沸点。从上海、东京、迪拜到伦敦、纽约,全世界的城市、建筑师、投资商都要求做标志性建筑(icon),结果,标志性建筑凑到一起之后,因为泛滥(overdose),就彼此抵消,从而走向无标志性。接着,库哈斯给了三招:1。远离。弄个新的建筑,都跟布雷的建筑似的,远远地逃离那些密集的标志性建筑群;2。八面讨好。在他的一个设计里,有个板式高层,弄了一个旋转的装置,结果,这建筑就能够分分秒秒地旋转,跟所有周围的建筑打招呼;3。走向通属建筑。他把欧盟的那些围合出一个整体的星星圆环图案改成了每个国家都有平均宽度的一条色带,那欧盟也好,联合国也好,其标志就是无标志性的一条条等距的色带,类似电子显示器生气时给出的失败信号。他的那些晚近设计,也同时具有了上述三条。

埃森曼的讲座貌似是个反方立场。首先,埃森曼不认为这是一个什么迫切和危机时代,没人逼着库哈斯一定要到北京迪拜做项目。完全可以自觉地保持一个距离,不去做那些标志性建筑;跟着,埃森曼开始讲缓慢,说建筑本来就该缓慢,无论是建造,设计,还是使用,还是体会建筑的意义,都不能追求快。那么,为了让人们还能玩味玩味建筑,埃森曼说,不是像库哈斯那样给出通属建筑,也不是回到后现代的象征建筑,而是“部分喻像建筑”。他给的例子就是他在西班牙做的那些东东。建筑本身的“形象”来自土地地貌肌理。靠计算机模拟了可能的人工补充形式,就是建筑的外貌。然后,建筑就被弄得既有笛卡儿的网格,也有土地原始特征。这样,埃森曼说,建筑既不是传统的那种鹤立鸡群的单体形象,也不是通属的网格板楼背景,既不是土地,也不是完全人工,是一种中间状态的设计。”

“跟着是3人讨论,主动挑战者是埃森曼,核心意思其实只有一个:库哈斯,你当年在拉维兰公园的设计,那么具有意识形态意识,为了服务法式社会主义,又是民主,又是均质的,把建筑传统里的那种等级,全部坍塌成了一条条的条带空间,你如今怎么跑到那些非民主国家去专门服务当地的权势,去专门做那种集权建筑去了?

库哈斯的回答核心意思也只有一个:埃森曼,你了解纽约之外的世界吗?你了解中国吗?你哪里像我这样肯放下西方人的优越感,理解过当地的多样性,比如新加坡人、中国人、其他亚洲人对现代主义那不可能的生硬形式的解构和消解?你理解他们的创造性吗?

费丽斯的核心意思也只有一个:蒙特利尔最好,你们俩都在干什么?

埃森曼把库哈斯对前苏联的研究和膜拜,给了一个最狠毒的瓦解。”

埃森曼从没到过,也不想到中国。他认为所谓的“范式转变”crisis不存在。库哈斯是euro intellectual, 认为有必要涉及和交互美国范式以外的其他系统,寻找答案。

general discussion also involved “ego centric, narcissism and the success of being an architect”, the practice and serving humanity, social structure and physical expression… etc.

我觉得建筑师的核心立场有可能和他们的实践基地(practice field)有很大关系。。。客户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他们的立场和理解

Discover what passion meas

下面是今天看到的一则blog… 激情是什么。。。"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Humbling yourself and sustaining rejection when you’ve already paid your dues and there’s no earthly reason why you should suffer such humiliation.
Becoming a sponge – even a student again – when you’ve already had a career, achieved great things, and the thought of sitting passively and learning or being tested makes you nauseous.
The thrill of discovery makes you feel like a kid again, even though you’re 40 or 50. You revel in having no answers, only questions. FYI, that’s what makes Apple products so innovative – they start by asking themselves what people want to do that they can’t, what drives them nuts. Without that, there would be no iPod, iPhone, or iPad.
Then, once you have the answers, you start the whole question-answer loop all over again to raise the bar. Love may mean never having to say you’re sorry. But passion means never having all the answers. Besides, if you knew the answers, where’s the thrill in that?
Being labeled a fanatic, a control freak, a perfectionist – and not in a good way – for wanting to learn every aspect and get every detail right. An obvious reference to Steve Jobs, among others.
Sacrificing and waiting long years for the opportunity, then sticking with it until you achieve your vision, come hell or high water.
Working at it nonstop, until all hours of the night, seven days a week, for months and months, just to get all that pent-up passion out of your system so you can relax and think clearly and rationally again. Yup, I did exactly that seven years ago – and that book will never ever see the light of day.
Having so much respect for your passion that you’re willing to admit that you don’t know squat, even though you’ve observed from a distance your entire life.

奥利奥呀奥利奥

本来以为从此可以忘记它,这个有"奶便是娘"的小东西也一定是很快就和新主人打成一片了。

可是有些东西发生了,就象种子般悄悄埋在地下,直到某个时刻才意识到。奥利是我的猫,整个世界没法否认,也不因为时空的分割有任何改变。